週六. 12 月 3rd, 2022
各國語系新聞版本:

【新民生報記者 玉女 /台中報導】

史艷文從古代走向元宇宙,素還真從廟口走上大螢幕,臺灣布袋戲的傳統就是勇於創新!臺中國家歌劇院新藝計畫《千年幻戀》,由真雲林閣掌中劇團與香港浪人劇場共同編創,以人偶共演的雙軸線,呈現布袋戲精湛的口白跟操偶技巧,與文學劇場的戲劇張力與情感,帶來一段前世今生的輪迴愛戀,11月26、27日將於小劇場連演3場。

擔綱主演的真雲林閣掌中劇團團長李京曄出身布袋戲世家,自幼跟隨父親南征北討,見識無數演出場面,以及各家門派技巧。他提到,布袋戲大師陳錫煌、黃俊雄以及鍾任壁這一代的前輩們,突破傳統,帶領傳統戲走向金光戲,從鏡框式的戲台轉進電視、劇場;他們教導我們的精神就是要改變,「時代環境一直在變,布袋戲的傳統就是創新,才能留住觀眾。」香港浪人劇場以「意象劇場」方式,探索當代劇場美學,劇團藝術總監暨導演譚孔文,不斷從中國古典文學尋找新譯創作的可能性,2021年以劇場電影《一劍蜀山》回應武俠電影,此次改編《聊齋誌異》中的〈聶小倩〉篇,創作戲偶與演員同台的《千年幻戀》,展開千年時空、人鬼癡戀的對話。

編劇何應權表示,聊齋故事直指人世間的各種差異性,像是人與鬼、動物與妖精、男與女,然而非我族者真的其心必異嗎?這是編創團隊希望藉由現代劇場的多元形式,運用人與偶、古代與科幻,開啟當代金光戲美學的新想像。

在偶戲的故事線,著重在燕赤霞的情感面,原本大鬍子形象的俠義之士,以偶表達欲走還留、愛到深處但卻無法言喻的情感,並融入多元性別的議題。聶小倩在劇中,更是從一開始誘人的女子,化身為恐怖的厲鬼,導演翻轉原著的角色性格,突破傳統布袋戲「生旦淨末丑」的行當,令人玩味。

「人戲」軸線呈現來自不同時空的紅髮女子「赤」,與她的複製人姊妹「Red」間的雙生情誼,以及對母親的記憶與追尋。分別來自臺灣及香港的女演員王渝婷與趙鷺燕,分別透過自身「母語」傳達著對母親的思念。

《千年幻戀》的戲劇顧問、國際偶戲大師楊輝,定調「當代偶戲就是人偶同台」。在《千年幻戀》中,主演李京曄從幕後現身演「人戲」,導演譚孔文則以現代劇場觀點執導布袋戲,香港演員趙鷺燕、臺灣演員王渝婷也將執偶「獻聲」,演員3人分別以臺、粵、華語發音,打破文化、地域的鴻溝,重新演繹這段家喻戶曉的經典聊齋故事。

《千年幻戀》在偶戲的故事線,著重在燕赤霞的情感面,並融入多元性別的議題。/攝影:許鈺盛
《千年幻戀》此次改編《聊齋誌異》中的〈聶小倩〉篇,將詮釋出另一面向的燕赤霞/攝影:許鈺盛
《千年幻戀》編創團隊希望藉由現代劇場的多元形式,運用人與偶、古代與科幻,開啟當代金光戲美學的新想像/攝影:許鈺盛
《千年幻戀》導演譚孔文(右一)則以現代劇場觀點執導布袋戲,香港演員趙鷺燕(右三)、臺灣演員王渝婷(右二)也將首度執偶「獻聲」/攝影:許鈺盛
擔綱《千年幻戀》主演的真雲林閣掌中劇團團長李京曄出身布袋戲世家,自幼跟隨父親南征北討,見識無數演出場面,以及各家門派技巧。/攝影:許鈺盛
Print Friendly, PDF & Email

By 玉女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